您所在的位置:槎水新闻网 > 文化 > 水天中:王克举和他的黄河

水天中:王克举和他的黄河

来源:槎水新闻网 日期:2019-11-07 21:37:20 人气:3446

王克举与他的黄河

在水中

汪克菊的风景和创作为艺术界内外的朋友所熟知。他大胆天马行空地描绘了山野的植被,凸显了景观的活力。我一直觉得他擅长在朴素的“沟壑”中展现灿烂的色彩,在厚重的“墨水”中揭示生活的节奏。质朴而辉煌,沉重而富有活力,构成了他作品的基本风格。这当然与画家的性格和教育有关。在此基础上,他对自然景物的习惯和偏爱促进和深化了这种艺术风格。从他这些年创作的题材中,我们可以知道他的视野很广,但涵盖了东、西、北、南,穿越了春、夏、秋、冬的风景,他有一种共同的气质,那就是宏大、厚重、朴素,以及往复革命中辉煌而动荡的历史思维。长达160米的《黄河》杰作,构思于2019年,历时近十年,不仅是王克举十多年的代表作,也是本世纪中国山水画的代表作。

黄河作为中华民族成长的重要地理背景,积累了我们文化中最丰富的情感底蕴,历史记忆的光辉与苦难,文化传说的神秘与幻想,使得这种夹杂在黄土中的洪流,成为历代帝王和平民无法回避的洪亮而沉重的生命之声。

最初的介绍当然属于神话和传说。事实上,这是东亚大陆地质运动的结果,也是人类适应和改变的结果。除了奇异的神外,《山海经》还以昆仑山为基本坐标,简要记录了黄河的大致走向:“河水从东北角向北流出”,“即向西向北流入禹所率领的积石山”和“西南向渤海”。因此,在昆仑山上下左右,精心制作了许多神奇的故事。《山海经》之后,《尚书·龚宇》对黄河的基本路线作了进一步明确的描述:“引河积石,如龙门;南面的华阴,东至……柱,东至金梦,东至罗思,东至大崖。北方的降水,至于大陆;此外,它被播种在北方作为九河,这也是反向河流,并进入大海。”然而,古代的历史记载可以说,想象已经取代了对“石头堆积”之上河州的真实探索。但正是这种混乱的状态孕育了对黄河神秘而崇高的想象。

到了中世纪,随着疆域和知识的扩张,中国人知道了黄河和长江源头的大趋势,“兴苏海”开始出现在文学中。然而,直到清初,“兴苏海”周围和上方河流的实际情况才得以详细了解。首先,蒙古和西藏的旅行者提出了“星苏海”湖泊的位置和情况,像星星一样闪烁,进一步告诉人们,不同大小的湖泊和水坑起源于三条高原河流。积石山实际上离这些小河和“兴苏海”很远。

王克举正在创造。(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中国历史书上,黄河的顽强和人们对它的无休止的斗争与古埃及的尼罗河和俄罗斯的伏尔加河完全不同。他们有不同的情感倾向和不同的符号。然而,正是这种矛盾的记忆和想象的结合构成了所有歌颂黄河的诗人和画家的基础。

十年前的春天,王克举用与黄河有关的主题画了《世界黄河》和《西镇》,由此产生了创作一部长篇黄河的想法。他觉得只有大尺度才能表现出困扰着中国文化梦想的河流的气魄,所以画大尺度的黄河成了他的艺术梦想。他曾经查阅过从古代到现代的绘画史,发现在浩瀚无垠的中国绘画史上,只有少数著名的艺术家和杰作描绘了黄河。相比之下,描绘长江的画家和作品在历史上从未见过一本书。20世纪末,黄河终于进入画家的评选,但赢得赞誉的作品大多集中在“与天同乐”的理想和改天换地精神的提升上。正是张大千晚年的《万里长江》促使王克举前往黄河。台北故宫博物院展出的高53.2厘米、长1975厘米的作品成为王克举创作一系列黄河作品的重要动力。

近十年来,国内画坛对黄河的描绘逐渐流行起来,不乏创意。作为一幅单幅画,画家很自然地选择了一瞥黄河,例如,最吸引画家和摄影师的急流,而且常常能挡住汹涌的波浪。壶嘴经常被夸大成像尼亚加拉瀑布。然而,真正了解和理解黄河的人,如世世代代生活在黄河两岸的人,并不十分认同夸大的黄河形象。

王克举正在创造。(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王克举描述的黄河概括了中国人几千年来对黄河的认知、记忆和想象。当然,绘画不同于大地测量学。《黄河》系列在构图上与上述史料基本一致,但画家表现的重点不是河流的因果,而是河流流经不同地区的山川所形成和触发的情感和气势。在过去和现在之间,在曲折和汹涌的九次之间,形成了不同的节奏。正是在这方面,王克举的《黄河》远离了纪录片插图和叙事再现。

在谈到现代绘画时,德勒兹认为有两种选择可以超越图形和叙事探索,即转向抽象或“转向形象”。他所说的形象是指画家的感觉。感觉不仅与主体的本能和性格有关,还与画家描绘的物体有关,如自然场景和人类事件。画家描绘的黄河实际上是画家本人,一个不可替代的自我,也是绘画眼中黄河的对象。在这方面,石涛的观点简洁而全面:“山川使取代山川成为可能,山川由此而生。山川由此而生。”如果你否认先前的过程,你就是否认艺术创作。如果后一个过程被否定,那么山水画就被否定为山水画。

王克举正在创造。(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许多画家朋友曾经热情地描绘过黄河。他们充满激情,用象征和道德的方法表达壶口瀑布。他们满怀敬意地感受着晋陕高原古民居的轮廓。他们用现实的方法来展示治理这条河的人们的勇气和韧性...从个人在场的意义上来说,王克举是他们的同胞,但这只是王克举早晚跋涉的一部分。写生前后的努力是无与伦比的。

走出没有路的高原上的路,寻找画家从未去过的横田列曲和只有在地图上才能看到的鹅岭湖。

冒险登上海拔4800米的“进不去”的兴苏海地区,描绘了雨、雪、冰雹之间的高原水泊。

选择合适的季节来描绘青海果洛草原蜿蜒的河流。

在炳灵寺陡峭的山上,爬上爬下找一个合适的素描位置。

在娘娘滩的山上,黄沙吹在我们的脸上,我们拿着画笔,等待风破浪。

为了找到乌梁素海的理想景观,我们已经旅行了数百公里。

等待和赶上小浪底泄洪的时间,弃车和抬漆设备下水。

王克举正在创造。(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当然,他描绘的环境并不总是艰苦的。对黄河下游黄河两岸的树木和庄稼的描绘显然让他又一次感到温暖的乡愁。那里黄色的树叶和水果,那里的每一株棉花和芦苇,给了长途旅行归来的画家一种安慰。这使画家在这幅画上留下了平静而深刻的色彩和笔触。

画家回忆起当年的素描过程,“就像唐僧要去八十一难取经一样”。随着绘画的积累,各种各样的困难和危险,无论有没有思想准备,都留在了他的心中,时间的流逝仍然令人难忘。

总长度超过100米的工程基本上从黄河源头布置到河口。当然,画面的比例与真实场景的距离无关,而是取决于河流真实场景与画家情感之间的共鸣强度,以及画家对作品整体结构的掌握程度。虽然从巴颜喀拉高原到渤海之口几千英里的地方条件和地貌差异很大,但作为一系列作品的一部分,而不是单一绘画的集合,所有不同的山意象显然都有一定的转化和发展的连续性,画家赋予了它们共同的生活气质和形式魅力。

所以我们看到高原上融化的雪汇聚成繁星点点的大海,雾蒙蒙的鄂陵湖和扎陵湖,寻找路和奋力寻找路的水最终汇聚成一条蜿蜒曲折的大河。古人称黄河为九弯流水。王克举在处理黄河这一正式特征方面表现出了高超的技巧。给主题节奏一个自然的变化。穿过积石山、龙羊峡、刘佳峡,进入黄土高原。冰陵寺石窟的轮廓巨大、野蛮、迷惑,呈现在原始自然中,开始显露出人类智慧创造的迹象。

河水流出清干峡后,进入内蒙古河套地区。这条河的环境从雪山和草原变成了开阔平坦的田野。远古祖先在岩石间记录了他们的惊奇和叹息。画家强调了人与自然、河水与黄沙之间的隐退,以及防砂细节的紧密表达,就像河流进入另一个峡谷之前的短暂休息。

然后,黄河从北向南流经晋陕黄土高原。画家描绘了黄河两岸令人印象深刻的丘陵和峡谷。越过黑暗的山峰,河水以稳定的节奏向古老的山脉和村庄致敬,到达壶口瀑布。

王克举在壶口瀑布创作。(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壶口激流是许多画家和摄影师的创作目标。它已经成为黄河的象征(甚至是中国文化的象征)。在王克举的《黄河》系列中,虽然画家突出了激流的特点,但他并没有为了突出其力量而打破作品的整体节奏。壶口和小浪底的泄洪属于酒曲河的整体涨落。它们增加了音乐的旋律波动,但不破坏音乐的基本结构。

进入中原的河流不再有高山可与之抗衡。但是无尽的冲积平原掩盖了过去和未来人与自然、生与死之间的斗争。在遥远的悬崖边,我们再次看到古代工匠的创作遗迹。这使我们认识到中华民族的文化一直随着黄河而发展。

高耸的山脉和汹涌的水流之间不再有如此强烈的对比,河流也没有任何转向和循环的趋势。画家的眼睛盯着平原上的庄稼和植被。我们知道画家在这方面有着深厚而广泛的艺术积累。他以抽象的形式来处理它,给黄河下游一个不同的形式节奏。奎华山和泰山的待遇传达了古代文化传统的无穷活力。矗立在平原另一边的泰山,因画家对山峰上石碑的处理而得到加强,从而延续了“和岳影岭”的古老观念。然而,对奇华山的杰出描绘,使我们再次感受到悠久文化传统对当代艺术家的影响。

现在,这条河终于流入大海。画家以轻松的节奏和灿烂的色彩赞扬了这条河的终点。王克举觉得黄河口“是黄河的终点和黄河的终点”。这里的黄河已经从激动变成了永恒和无限。”在这里,我又一次想起李白的诗:“黄河水是如何流出天堂,流入大海,永不回头的”;我再次想起捷克作曲家斯梅塔纳的“沃尔特河”——一条由几条溪流组成的河流。它穿过峡谷,撞击悬崖,冲出危险的海滩,流过夜晚的梦想和阳光下坚硬快乐的大地,带着胜利的喜悦奔向遥远的大海...

王克举正在创造。(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无论古今中外,流经孕育古代文化之地的河流总是蕴含着丰富的记忆和想象。一位探索河流与人类文化和历史关系的外国学者曾经认为,当人们探索河流时,他们将被带入神话和记忆的洪流中。它的水势足以把我们带回生命的诞生地。它承载着我们最强烈的社会化和动物性激情。(巴洛·乔尔,引自西蒙·沙玛的《风景与记忆》)黄河承载的文化记忆和精神想象是无与伦比的,但我注意到王克举已经超越了神话传说,或者他已经将神话传说融入到风景的绘画处理中。当我们走在这条长达160米的黄河杰作前面时,画家传递给我们的不是大河的轮廓,而是它的生命过程。在这一时期,不仅史诗宏伟壮丽,而且每一段都有起伏的精神旋律,从远处看是细微的,展开、上升、结束。

我一直很欣赏王克举对隐藏在视线之外的山、河和植被的精彩描述。他擅长将不同气质的物体组成一个和谐统一的情境和节奏。由抽象块、点和轮廓组成的自然图像自信地在平静的背景前闪耀。浩瀚天空下的河流以质朴自信的姿态缠绕着古老的山川。他期望巨大的黄河成为他艺术生涯中的一座丰碑:“我会用笔和刷子把他堆积起来,让他变得又厚又胖...用毛笔来量黄河,朝圣黄河,画黄河不仅是为了画黄河本身,也是为了表达一种不屈不挠和顽强的精神,也是一个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的画家,他对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民族怀有崇高的敬意。”

作为一名前画家,我钦佩王克举实现既定目标的不屈不挠的毅力。我羡慕他经过努力终于取得了预期的辉煌成就。

2019年夏季高温

寻找记者,要求报道和寻求帮助,主要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你在线报道!

云南11选5投注 pk10开奖视频 澳洲三分 香港彩app